开封府刘复命弹琴女嫁给包拯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3

  展无为是展昭的师兄,展无为告诉展昭唯有仕途才能改变天下的政局,仅凭一把剑是无法改变更多人命运的,展昭却认为仅凭卒子是无法决定相的命运,之后,撤剑抱拳离去。包拯带着太后懿旨来到青楼找刘复,要替刘复找到凶手,并表示在凶手未找到之前要和刘复同吃同住,刘复因为雨柔躲在包拯家里心生不满,刚刚派人砸了包拯的家里,现在包拯就要和他住在一起,刘复简直就要气死了,但是碍于太后的懿旨只能让包拯跟着。

  

  刘复带着包拯满大街的跑,到处嚷嚷他是刘复让凶手出来杀他,并且把包拯带到了雨柔的家里,告诉包拯他的仇人就在这里。刘复在雨柔家里和雨柔、包拯三方对质,包拯解释他是清白的,可是雨柔却当着刘复的面承认喜欢包拯,本想用这种方式逼迫刘复退婚,岂料,刘复虽然生气并不中计,雨柔当着两人的面又说他们相互看过身子了,包拯如实说了雨柔偷他衣服的事情,当时他是光着身子进山洞的,恰逢雨柔换衣服,也算是看了,刘复却认为他和雨柔更加般配。雨柔提出只要刘复答应两个条件就嫁给他,第一就是帮包拯找个妻子,以后她也就断了念想;第二,给她一万两银子买嫁妆。刘复大手一挥成交。

  

  刘复为了给包拯找媳妇,在及原理大张旗鼓的找来所有妓女让包拯挑选,包拯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弹琴女的身上,刘复命弹琴女嫁给包拯,岂料,弹琴女却说他已经有丈夫了,即使丈夫死了也永远活在她的心里,绝对不会改嫁,此番话招来刘复的一顿打,尽管包拯极力拦着但是也还是未能拦住。张德林和刘娥对王延龄多番猜忌,知道王延龄私底下调动禁军,怀疑他另有图谋,且认为之前皇上中毒的事情是王延龄所为,目的是为了能保住皇上一命,因此才故意抢在刘娥之前动手,为的就是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,而此时的王延龄则利用从包拯那里学来的方法个小狗试图,掌握好用毒的伎俩。

  

  刘复带着狐朋狗友在青楼大宴宾客,趁着酒兴刘复命人把包拯和弹琴女关在一间房里,弹琴女吓得惊慌失措,包拯慌忙安慰,告诉弹琴女他是来查案的。淑妃带着青女来宫里看疯掉的李妃,告诉她亲生骨肉现在是当今的皇帝,李妃不语,拿起食盒的饼就吃起来,淑妃看着这样的李妃面露心疼之色,劝慰李妃让她好好活着,等待皇上的长大,等到有朝一日不要忘了她对李妃的好,可是转念一想,一个疯子又能听懂什么呢,但是也将前几天皇上中毒的事情告诉了李妃,并且担心赵受益未必能平安长大,之后,李妃就带着青女离开了。

  

  张德林在刘娥的宫里听刘娥弹琴,觉得刘娥的琴声里也多了很多哀怨,刘娥告诉张德林以前真宗也说过一样的话,后宫女人都是如此,但是她却比别人都幸运,因为她有张德林,张德林却表示天色不早了要出宫回去了。刘娥叫住了张德林,面露不舍之色。刘娥告诉张德林宫中的女人最害怕的就是夜晚,夜晚漆黑如墨到处都是游走的野鬼,因此希望张德林能留下来,张德林却告诉刘娥在这个宫外有太多的眼睛盯着,之后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刘娥听到个女人再叫,叫皇上该读书了,该让太子读书了,刘娥吓得让郭槐紧闭宫门。而听到这个声音的不止是刘娥,所有人都听到一个疯了的娘娘李妃,每天都在念叨这句话。

  

  李妃在次日拦住了赵受益的轿子,声称要见赵受益,陈琳命人把李妃带下去,同时也告诉赵受益这个就是疯了的娘娘,从冷宫里跑出来了。赵受益被抬走的时候,眼睛一直盯着冷宫的方向,心里莫名的觉得难受。赵受益来找刘娥,提出要给刘娥过生辰,刘娥却表示现在国库没有钱,必须节省度日,赵受益懂事的告诉刘娥她过什么日子,自己就跟着过什么日子。之后,赵受益告诉刘娥他看到一个疯掉的娘娘衣衫破烂,心里很难过,刘娥当面表示一定照顾疯掉的娘娘,可是私底下却命郭槐去找人打了李妃。

  刘娥看到最近赵受益表现的乖巧懂事,她能看出不是发自内心的,于是找来陈琳责怪他教赵受益防备太后,并认为陈琳和周怀仁一样都是不叫但是忠心护主的狗,陈琳却表示太后和赵受益是绑在一起的,一荣俱荣,同时也告诉太后他的主子不仅仅是只有皇上,还有太后,刘娥沉思不语。刘复带人来到顺河村抢夺他们的地产和房产,要将那里的人全部逐出去,岂料却遭到一个七旬老人的以命相拼,刘复拿刀杀死了老人,包拯大惊失色,此时,一个蒙面的黄衣人骑马而来一剑割掉了刘复的耳朵,刘复惨叫连连,展昭蒙着面来阻挡了黄衣人继续刺杀刘复,刘复则慌忙赶回妓院去包扎。

  

  晚上,包拯来到早上发生命案的顺河村找蔡河畅了解情况,却被蔡河畅当做是朝廷一丘之貉的官绑了起来,同时也告诉包拯要杀刘复的老人的儿子是为朝廷战死沙场的,儿媳妇因为生活窘困离家出走了,剩余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,刘复却带人强行拆除房屋,将老头的妻子和孙子都砸死在房子里了。说话间听到外面喊声震天,蔡河畅将包拯关在房子里就出去了,随后包拯也撞破门逃生出来,却看到顺河村已经陷入一片火海之中,刘复的管家带着人烧毁了这里,还当场烧死了正在指挥救火的蔡河畅,包拯来不及提醒,想要赶过去身上却绑着绳子,此时,展昭过来一剑砍断了包拯的绳子,并告诉包拯冲过去也没有用,他谁也救不了,之后就策马而去。

  王延龄和张德林在路上不期而遇,王延龄和张德玲皆是话中有话,都说各自在顺河村附近都有新房子,王延龄表示以后说不定他们的房子也会半夜起火,他再也不敢住在里面,张德林则表示毫不害怕。张德林来找刘娥,刘娥告诉张德林她最近总是噩梦连连,梦到有人要杀了她。张德林坐在刘娥身边抓住她的手,认为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只要少想就没事。刘娥却认为有人要杀刘复就是冲着她来的,怎能不忧心,张德林表示他的兵马已经驻扎在城外,让刘娥放心不会看着不管的,同时也告诉刘娥宫里的疯女人留着也没有用,要及早除掉,刘娥沉思。

  

  有人送给刘复一个盒子,刘复担心被人刺杀,因此让下人打开,结果真的有飞镖射出,将下人射死,之后,包拯把这个盒子带到了开封府尹这里和衙役张龙、赵虎研究盒子的来源,分析盒子是胭脂香粉的盒子,里面的机关却是江湖人所为,同时尹若昭也提醒包拯不能让刘复的案子一直悬着,否则会要了包拯的命,也意有所指的告诉包拯这个凶手只能是在江湖而不是朝廷。

  庄冰寒来找青楼的弹琴女子雨,每次都是子雨用钱拜托庄冰寒找人去刺杀刘复,庄冰寒告诉子雨按照江湖规矩刘复的命比较值钱,因此那些首饰只能买刘复的耳朵,子雨告诉庄冰寒有人也要刺杀刘复,给刘复送去了一个匣子暗器,但是未能杀得了刘复,庄冰寒对子雨早就心生爱慕,希望子雨能跟他一起私奔,子雨并未答应,但是对庄冰寒的拥抱并未拒绝。

  

  包拯在一家脂粉店见到了一个和他手中木匣子一样 东西,询问店家得知这个匣子别处没有卖的,只有他们一家独家制作,包拯将手中的包袱打开问店家是不是他们店里的匣子,店主却命人把包拯打了出去,并声称包拯是小偷,包拯大叫他是朝廷的官,雨柔及时出现阻止了店家,并告诉店家包拯真的是朝廷的官,之后,众人都跪求饶命,包拯询问原因得知他们因为一共做了两个匣子,却丢失了一个,因此怀疑包拯是贼才误打了包拯。

  包拯带着匣子去找刘复,随后雨柔也赶到了。刘复怀疑是包拯要杀他,而包拯和雨柔不小心打翻了匣子,匣子再次射出飞镖,幸亏射向了柱子上,包拯因此推测是有人悄悄把暗器装在了匣子里,这就说明一直有人跟着他,而最后这个飞镖要杀的人就是包拯。

  

  包拯随后找到了张龙赵虎,将他们带到了郊外,直接挑明二人就是匣子的制造者,两个飞镖是他们安装的,第一个是刺杀刘复,第二个就是刺杀他,并说明只有他们有机会接近盒子,在研究案情的时候就已经悄悄的撞上了飞镖,但是雨柔知道了这件事才及时赶到青楼去搭救,故意打翻了盒子,这也说明是雨柔和他们俩合谋所为,并且认为上次二人搜查雨柔明知道她在柜子里却故意不搜查柜子,就说明雨柔和两人的关系匪浅,张龙赵虎见状知道无法抵赖,告诉包拯因为从小看着雨柔长大,不能看着她嫁给那样一个恶霸,杀包拯是因为包拯总是从中捣乱,包拯不死很难杀死刘复。但是现在既然包拯知道了所有的事情,就要杀了包拯灭口,包拯却认为如果只是让刘复死在暗器之下太简单了,两人如果杀了他就等于救了刘复,包拯表示不会出卖两人,刘复作恶多端,他也要杀刘复,同时请两人帮一个忙。

  

  青女被带来见赵受益,青女看见赵受益就跪下磕头,赵受益面色难过,一语不发,青女只好解释她在淑妃那里不能随便走动,赵受益眼睛含着泪水告诉青女她是姐姐,不能跪在那里,并叫青女到自己的身边坐下,赵受益希望青女以后没人的时候还叫他益儿,不要叫皇上。赵受益告诉青女他梦到周儿了,也梦到父母了。青女忽然问赵受益是否梦到过亲娘,青女告诉赵受益前几天和淑妃去看一个疯女人,当时就听到说那个疯女人的儿子就是皇上。

  赵受益虽然不相信疯女人是母亲,但是路过冷宫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跳下龙撵冲进去,陈琳似乎觉察到了什么,于是阻止任何人去追赶,他独自一人跟着赵受益进去。赵受益一直看着李妃抱着一个枕头轻轻摇晃,赵受益眼泪流下来,静静的看着李妃,陈琳示意太监抬走了赵受益,赵受益却一直回头看着李妃,李妃在赵受益离开之后默默抬头似是无意的看向了赵受益。

猜你喜欢